主页 > 文博动态 > 内容

中华万姓源于哪里伏羲的影响又有哪些

发表时间:2018-12-26 13:25

  淮阳,古称宛丘、陈州,是远古时期位居三皇之首的太昊宓羲氏定都和长眠之地。现在淮阳县保存无缺的太昊宓羲坟墓,被称为“天下第一陵”。数千年来,每年阴历二月二到三月三的民间朝祖会,无数龙的传人前来祭陵拜祖,高峰时期一天可达数十万人。近日,在“宓羲与中华姓氏文明研讨会”上,来自国内的50多位专家学者提供的近50篇论文,依据不同的史料,从不同的学术视角探讨、论证了宓羲与中华姓氏文明的源远联络。
  
  关于宓羲,虽没有直接的考古依据,但宓羲作为“人文鼻祖”已为我国人所接受。
  
  我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讨所研讨员袁义达认为,从理论上推论,毋庸置疑,我国的姓起源于母系社会的氏族图腾或许氏族名称。但是,从我国的古文献和考古文物所揭示的材料来看,几乎没有一个姓氏是明确地由母系传递,或许由母系过渡到父系的。在文献中第一个呈现的姓是“风”,而这正是宓羲的姓。宓羲氏诞生在燧人氏年代,而这个时期为原始的通姓氏年代。据《绎史》引《三坟》描绘通姓氏年代有七十二姓,其一为风姓,其他七十一姓不得而知。而带女字偏旁的姬、姜等古姓均晚于风姓,起源于炎黄年代,而炎黄年代显着在三皇年代之后。
  
  那么,关于宓羲氏有没有相关的考古佐证?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所长、研讨员张新斌通知记者,与宓羲相关的考古有两个,一个是上世纪70年代末发现的新石器年代早中期遗址——大地湾遗址,包含大地湾文明(公元前5850年-公元前5400年)和仰韶文明(公元前4050年-公元前2950年),有人认为大地湾遗址的新石器年代文明,就是宓羲所发明的文明。另一个是发现于1979年的平粮台遗址。平粮台遗址是一座归于新石器年代晚期龙山文明晚期的古城址,平面为正方形,长宽各185米,城址总面积5万平方米,其肯定年代为公元前2100年左右。因平粮台遗址的方位与文献记载的宛丘方位共同,因此被认为是“太昊之墟”。无论是大地湾遗址还是平粮台遗址和宓羲氏的联络现在还只是一种估测,还不是确论。但宓羲作为我国人的人文鼻祖,在古代已被人们所认同。
  
  中华民族虽然瓜瓞绵长,枝蔓繁伙,但有一个特色,那就是万姓同根,源于宓羲。
  
  张新斌通知记者,姓氏是最广泛的社会现象之一,标志着社会成员的宗族系统,它是人类社会开展进化的前史产物,有着悠长的前史,而且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开展演化过程。中华民族的姓氏在开展演化过程中,由少到多,不断繁殖,现在共有一万多个姓氏,可以说得名的方式各式各样,无所不有。
  
  中华民族姓氏的开展演化可分如下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姓的发生。中华姓氏发生于宓羲、女娲年代的母系社会,是宓羲为了防止近亲交媾给子孙带来损害,将族人按血缘联络区分为不同的集团,这些不同的血缘集团就是姓族或姓。周代“同姓不婚”准则就根由于此。
  
  第二阶段是氏的呈现及其演化。氏大约呈现于从炎、黄二帝年代开始的父系氏族社会,社会组织以男性为中心,本来的姓族割裂衍化出若干男性为主导的氏族,氏族显现着宗族对土地和产业的所有,标志着贵贱和等级的差别。舜时的“赐姓命氏”,是大规模赐姓命氏的根由。这一时期如炎帝居姜水而姓姜姓,后来分衍出齐、许、申、吕等很多的氏,黄帝居轩辕之丘而为轩辕氏,相传他的25个儿子为四母所生,别为12个姓,后散居各地开展成为101个属地,派生出510个氏。夏商时期,很多方国以国名为氏,如昆吾、韦、顾、葛、崇等。
  
  第三阶段是中华姓氏遍及和定型。周初实行周朝贵族内部的层层分封制,共树立71个诸侯国,还分封了不少有功的异姓贵族,至春秋时开展为140个国家,这些诸侯多以封国为氏,封国以下层层递封,有更多的人以封邑为姓,以官职为姓,并以宗法制树立了一套完备的姓氏准则。中华姓氏在这一时期得到遍及和定型。
  
  第四阶段姓氏混一。战国时期,跟着宗法准则的溃散,等级准则被破坏,姓氏合二为一,标志着现代含义姓氏的发生。
  
  第五阶段是少数民族的融合。秦汉今后,少数民族不断入侵和入主中原,中华文明以其特有的先进性、强固性和包容性,将它们一一融和,中华姓氏也不破例。如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令鲜卑人改为汉姓,自己改拓跋部为元姓,仅见于《魏书·官氏志》中改姓的少数民族就多达114姓。这些少数民族的加入,为中华民族的脉搏中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起源于周口的古姓大约有100多,但中华民族血缘之主干部分从古至今一脉贯穿。
  
  张新斌通知记者,淮阳县,古称陈,而陈的地域不局限于今日的淮阳县,还含括今日的周口地区,直接起源于周口地区即古陈的大姓有李、陈、胡、袁、方等,大约有100多姓的起源地在周口宓羲故地。由于年代久远,其间沧海桑田,战乱迁徙不可胜数,这些姓氏的血缘是否都从过去一向保存到现在,难以考索,但中华民族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尊祖敬宗,十分垂青自己的姓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改姓的,所以说起源于周口的古姓,其血缘之主干部分应该是从古至今一脉贯穿的。
  
  我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讨所研讨员袁义达多年来一向从事我国姓氏集体遗传学的研讨。他通知记者,人类在繁殖子孙时,决定性其他遗传物质是一对性染色体。一条性染色体来自母亲的卵子,永久是X染色体。另一条来自父亲的精子,精子有X和Y两种染色体。卵子每次只排一枚,而精子每次有上亿个,X、Y精子各一半,最终只要一个精子与卵子结合,构成合子,发育成人。X精子与卵子结合为女子,Y精子与卵子结合为男子。所以在代代相传中,人类23对染色体中,X染色体和其他22对染色体在每次的遗传中,一半来自母亲,另一半来自父亲,只要Y染色体在遗传中没有改变,永久来自父亲。这就是姓氏传递过程中的“Y染色体法则”。
  
  袁义达认为,没有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姓氏有我国这么久远。六千年来,不管换了多少朝代,改了多少年号,我国人姓氏一向延续,从未中断过。六千年前,中华民族的人文鼻祖宓羲氏开始“制嫁娶,正姓氏”之人道彻底遵循了人类进化的科学性,我国人姓氏代代传递的宗法几乎与代表父系遗传物质Y染色体的遗传规则共同,是虽经千万年而不变的自然法则。19世纪中叶孟德尔从豌豆中发现了遗传学震动了世界,殊不知远在六千年前的东方古文明就现已以姓氏文明为载体,将遗传学的真谛阐述给了世人。
  
  袁义达,我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讨所副研讨员。一向从事人类集体遗传学的研讨,创建了我国姓氏集体遗传学。在国内外共发表了30多篇论文和两部专著。